19名救火牺牲队员遗体被送往殡仪馆 现场哭声不断


84岁的钟南山院士再度出征。夜驰武汉,进行深度调查;紧急赴京,向总理汇报并向公众宣布疫情实况;连线前线,远程会诊重症病例;联手国际病毒专家,探寻破解病毒密码路径;一周参加五场国际战疫“云会议”,分享中国的治疗方案和防控经验……两个多月以来,他没有一天完整的休息时间。

曼迪·戴维斯也是一名医务工作者。她说,医院方面已经对她儿子的尸体进行了采样,以便进行最后的新冠病毒书面确定。她还说,她的大孙子今年才4岁,小孙子刚出生,包括儿媳妇,一家人被告知全部隔离14天。孩子们连父亲最后一面都见不上,儿媳妇的心都碎了。

我们和行李一起,被直接载到了武汉会议中心。听完国家卫健委专家的汇报,回到房间已近凌晨。钟老师没说太多的话,神情有些沉重。

我们抵达南站。车站里人山人海,踏上归途的人们满脸喜悦,几乎没有人戴口罩。欢乐的海洋里,又有多少人知晓已有暗礁深藏?

我知道钟老师已经很累了。但他从来都不会说。从来。

我们坐上了直奔南站的车,一路飞驰。我和钟老师一路无话。只听钟老师喃喃自语:2003年非典挺过去了,没想到17年后又发生这么大的公共卫生事件。

明天的武汉,会跟今晚的武汉不一样吗?

1月18日,他是在一种什么样的情况下连夜奔赴武汉的?在武汉的18个小时里,他和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做了哪些调查?“人传人”的结论是如何得出的?

车到武汉。我终于体验到了传说中荆楚之地的冬日寒冷。钟老师穿的还是火车上那件棕色细格西装外套,里边只有一件衬衫。他应该也感觉到了冷,但背仍然挺得很直。

晚上10:20,车到武汉。